<object id="ouwg0"></object>
<sup id="ouwg0"><noscript id="ouwg0"></noscript></sup>
<sup id="ouwg0"></sup>
<sup id="ouwg0"></sup>
<tt id="ouwg0"><wbr id="ouwg0"></wbr></tt>

 

用戶評價正在廣泛影響著產品銷量和商家信譽
發布時間:2022-04-11 11:42:57 文章來源:長江日報
4月10日,長江日報記者在消費者服務平臺黑貓投訴網站上,輸入關鍵詞水軍,顯示有網友投訴739條。一位投訴者氣憤地表示:店鋪四處找水軍虛假...

4月10日,長江日報記者在消費者服務臺黑貓投訴網站上,輸入關鍵詞“水軍”,顯示有網友投訴739條。一位投訴者氣憤地表示:“店鋪四處找水軍虛假宣傳,消費者就永遠看不到真實評價。”

代刷好評的網絡水軍在互聯網浪潮中應運而生,用戶評價正在廣泛影響著產品銷量和商家信譽。一份研究報告顯示,產品評分每增加1分,該產品收入就會增加5%-9%。

這不是一個新事物,卻是一個屢禁不止的老問題,記者日就此進行了深入調查。

曾經的網絡水軍爆料:

寫虛假好評,50多單賺了400多元

小林是某高校的一名大三學生,她現在哪怕在網上買一條毛巾,都會拍下商品實物圖并認真寫下真實感受。小林說,這是為了彌補自己內心的“罪惡感”。

兩年前,小林短暫做過兩個月的網絡水軍,給30多個店鋪寫過50多條虛假好評,一共賺了400多元。當小林從網絡水軍群退出后,她給自己提了一個要求:“之后網購時每一個訂單,都要寫出真實評價,為他人提供真實參考,算是彌補之前的過錯。”

小林的堂嫂、堂姐和幾個好友都曾做過網絡水軍。大一寒假在老家,小林看到剛生完孩子的堂嫂在家里做淘寶刷單的兼職,“這種作假騙人的事你都做?”她勸堂嫂別干了,免得誤導他人。堂嫂回她,“你不做總有人做,水軍群里有那么多人呢。”

勸堂嫂收手的小林沒想到,自己后來也成了網絡水軍的一員。

那年暑假,小林在老家考駕照,每天坐車、吃喝都要花錢,她不好意思伸手找父母要。正在為暑期生活費來源發愁時,小林一個做淘寶刷單的朋友在朋友圈曬出了自己的收益截圖,數額還不小。這讓小林心動了,她想著利用學車的空閑時間網上刷刷單,掙點錢補貼每日開銷。

小林按照要求支付了256元“加盟費”后,便被朋友拉進了一個網絡水軍微信群。剛進群的小林就被嚇了一跳,群內成員有400余人,消息不斷刷新,網絡水軍工頭不斷發布刷單任務,大家熱火朝天地搶單。這讓小林第一次感受到,在不為人知的角落,有一群人正默默操縱著互聯網評價體系。之后,像這樣規模的網絡水軍群,小林又陸續進了4個。

正式做網絡水軍前,一位網絡水軍工頭對小林進行了一番“培訓”。這個網絡水軍工頭要求小林,刷單時不能直接點進商家店鋪進行購買,要最大程度模擬普通人網購時“貨比三家”的步驟。這些步驟有:首先搜索所購物品的關鍵詞,點進幾個非目標店鋪的商品頁看商品詳情;然后多次刷新直至在“相似推薦”里找到刷單的店鋪;之后再點擊商品評價頁,滑動查看好評;最后購買并確認收貨后,給商家進行好評。

小林介紹,網絡刷單分為墊付現金和不墊付現金兩種類型。不墊付的一般是小額商品,商家會提前把本金轉給刷單的網絡水軍,購買完成并刷完好評后商家再結算傭金,一單通常是5元-10元。需要墊付的一般是家具類等大件商品,網絡水軍需自己先墊付500元,商家會補齊余下費用,在確認收貨后商家會退還網絡水軍之前墊付的本金。小林稱,需要墊付的訂單傭金,一單在15元以上。

刷單的網絡水軍雖然是假購物,但商家有時會真的發貨,寄來的通常是空空的快遞盒或者塑料袋。小林介紹,大方的商家也會送一些小禮品,她甚至收到過商家發來的刷單商品。

確認收貨后,小林開始寫好評,她提醒自己要做有底線的網絡水軍。她做網絡水軍時,在好評中不會使用“非常完美”“超級好用”等夸張字眼的評價,而是用“商品比較適合我”“我用起來覺得還不錯”等相對主觀的評價。

寫完評價之后,小林將好評截圖提供給商家,商家確認后通過微信支付傭金,這樣一單才算完成。做網絡水軍的兩個月,小林給30多個店鋪刷了50多單好評,除去256元的“加盟費”,她賺了400多元,補貼了那年暑假的生活開銷。

暑假結束,返校后的小林在收到家里打來的生活費后,果斷退出了之前加的5個網絡水軍群。如今,小林每一次網上購物之后,都會認真進行點評,給出自己的真實評價,但她已不再相信網上的好評。

水軍“工頭”是名大學生:

一次任務少則2人多則30人

和小林一樣,小凡也是一名在讀的大三學生。和小林不一樣的是,小凡認為通過網絡水軍刷好評,是互聯網環境下的正常營銷手段。

小凡對外介紹自己為一名“數據運維師”。小凡向記者解釋,這個名號只是聽起來高級,其實就是網絡水軍工頭。無論是生活中還是采訪中,小凡都不避諱談論自己的身份。她直言:“你看到的很多‘網紅’推廣,都是我們造出來的虛假流量。”

兩個月前,一位做新媒體推廣的朋友邀請小凡做兼職,“不用來公司,在學校就能賺錢”。小凡后來才知道,所謂的兼職就是組織網絡水軍給商家刷好評。

小凡形容自己的工作像一個中轉站。每天,小凡的上級代理會將任務發給她,她再組織網絡水軍進行推廣。“要么是組織大家發原創博文或視頻,要么是跟評點贊、留言和轉發。”小凡說。

任務不同、臺不同,所獲傭金也不同。跟著小凡做刷單任務,傭金不算高。在知乎、微博上點贊一條,賺0.3元;微博上代發一條內容,賺0.3元;知乎上代發一條內容,賺0.5元;在B站上點贊、收藏、轉發,賺1元;在小紅書上代發一條原創筆記,賺3元。

起初,小凡曾通過朋友圈招募網絡水軍進行刷單,但朋友圈里多是和她一樣的大學同學,這樣的收入很難吸引到大學生。之后,她通過QQ招募了一批初中生和高中生。截至目前,小凡的網絡水軍群里已有60位活躍者。小凡告訴記者,做水軍賺不了什么錢,每天也就賺個奶茶錢。

小凡解釋,做一次任務所需的網絡水軍人數少則2人,多則30人。她向記者強調:“為了避免被系統識別出數據造假,水軍轉贊評的時間不能過于集中。”

網絡水軍工頭,耗費了小凡大量時間。有時任務量大,她要花一整天時間盯進度。有些任務派得急,哪怕她正在上課,也要迅速把網絡水軍組織到位。

記者在小凡的網絡水軍群公告中看到,網絡水軍傭金半月一結。每月的1日和16日,大家將自己的收款二維碼發給小凡,她再統一打款。

目前,打算考研的小凡正在物色合適人選,接手她的網絡水軍刷單業務。小凡說,“等我考研結束后,還會繼續做。”

記者加了三個網絡水軍

競爭很激烈,不是每個人都能搶到任務

為了解網絡水軍的工作流程,記者日加入了三個水軍群。在成為網絡水軍的一個月時間里,根據水軍工頭的安排,記者給抖音上的博主點過贊、控過評,在微博上發過虛假的用戶體驗,還給外賣商家杜撰過五星好評。

在第一個網絡水軍微信群中,群成員有58人,記者和其他網絡水軍一起負責給抖音、小紅書博主的視頻點贊、評論。每天,群主會將視頻鏈接、擬好的評論文案以及所需網絡水軍人數發到群內,大家拼手速搶任務。3月29日之前,一次點贊和評論,網絡水軍完成一次任務可獲得0.5元的收入。3月29日,經過一輪漲價后,網絡水軍完成一次任務的傭金增加到了1元。無論是漲價前還是漲價后,群友們的競爭都異常激烈,記者很少能搶到任務。

在第二個網絡水軍微信群中,記者需要給外賣商家杜撰虛假好評。每天中午11時左右,群主會將需要刷單的商家鏈接發在群里。接單前,群主會提醒各位網絡水軍任務暗號,例如在備注中寫上三個“!!!”。商家接單時,看到三個感嘆號,就明白這是網絡水軍下的單,不再配送。一小時后,記者需要在外賣訂單上主動點擊“確認送達”,隨后再點亮五星并寫下好評。至此,一單任務才算完成。次日,群主會將之前墊付的外賣錢退還給刷單的水軍,并發放3元酬勞。

4月6日,記者在完成一筆外賣刷單后,前往刷單餐館實地探訪。按照地圖上的位置,記者在武廣附的一條背街拐角找到了這家餐館。令記者意外的是,狹小臟亂的現場與外賣臺上裝潢精致的餐館照片完全不同。記者現場看到,五六十方米的店鋪顯得很擁擠,一張簡陋的打包臺后,是兩位廚師在灶臺前忙著烹飪。這家餐館的老板告訴記者,他們在武漢共有6家門店,只做外賣不做堂食,外賣臺上的訂單量和好評量對他們非常重要。記者在外賣臺上看到,截至4月7日,該店鋪共獲好評4467條,期差評為24條。

在第三個網絡水軍微信群中,記者承擔著微博代發的任務,例如,從未植發的記者代發過一條“滿意的植發感受”。代發內容無須自己創作,水軍工頭會發來文案和圖片,直接搬運即可。完成一單微博代發任務,可賺2元。

在記者做網絡水軍調查的一個月時間里,有水軍工頭多次提醒記者:“寫評論要有氛圍感,不能被人一眼看出是水軍。”例如,在給推廣假睫毛的美妝博主寫評論時,網絡水軍常用話術為:“搞得我也想買假睫毛了”“限你兩分鐘之內告訴我假睫毛店鋪”“大眼神器,給我買!”

記者先后加入的這三個網絡水軍微信群,每日生意興隆。以記者最早加入的網絡水軍群為例,一天之內群里發布的各類任務有20多個。任務雖多,網絡水軍也多,搶任務并不易,發在群內的任務常常秒光。一位群主告訴記者,在她負責的網絡水軍群,賺得最多的網絡水軍一天也就賺十幾元。“競爭很激烈,不是每個人都能搶到任務。”這位群主說。

專家觀點

利益驅使虛假交易屢禁不止

立法執法監管組合拳治理網絡亂象

記者注意到,一些網絡臺曾多次開展打擊網絡水軍流量造假等行為。3月24日,抖音官方發布公告稱,臺持續對通過機器批量注冊、發布垃圾評論、刷量刷粉、參與刷榜等造假行為展開重點治理。2022年2月1日至3月下旬,已整頓處理賬號355249個。

去年年底,微博官方也曾對568條同質化惡意營銷內容進行了刪除處理,并對37個賬號采取禁言7天到30天不等的處置。

山東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紀淑娟從2013年開始關注網絡水軍檢測方法研究。在她看來,網絡臺評價機制很難做到嚴絲合縫,在利益的驅動下,網絡水軍日益呈現組織化、層級化的特征,并形成了灰色產業鏈。

兩年,紀淑娟和團隊成員發表了一系列文章,提出了多種無監督學算法,用以檢測網絡評論中的網絡水軍群組。紀淑娟解釋,這些算法從不同角度分析每個人留在網絡世界的“數字腳印”,將網絡水軍及他們留下的虛假信息進行分類和統計分析,結果可供臺進行決策處理。

在從事人工智能研究的紀淑娟看來,打擊網絡水軍,僅從技術層面無法徹底解決網絡水軍的泛濫,立法、執法、監管這三者缺一不可。

今年年初,《移動互聯網應用程序信息服務管理規定(征求意見稿)》面向社會征集意見。這份征求意見稿中提到,應用程序提供者應當規范經營管理行為,不得通過機器或人工方式刷榜、控評,營造虛假流量。此外,公安、網信等部門要加強監督執法,各網絡臺要強化主體責任。

3月17日,國務院新聞辦就2022年“清朗”系列專項行動舉行新聞發布會,國家網信辦負責人會上表示,流量造假、黑公關、網絡水軍,是很多網上亂象的源頭,嚴重影響了網絡秩序,危害了網絡生態。在這個問題治理上,今年會加強對流量造假、黑公關、網絡水軍全過程、全鏈條的治理,防止網絡亂象反彈回潮。

(應采訪者要求,文中小林、小凡為化名)(記者張維納 實生周婉麗)

標簽: 代刷好評 網絡水軍 虛假好評 用戶評價

資訊播報

樂活HOT

  • 鄭州18條公交線路將行優化調整 具體情況已發布
    鄭州18條公交線路將行優化調整

    記者從鄭州公交集團了解到,為進一步優化公交線網布局,滿足市民出行需求,鄭州公交集團定于4月16日起,對159路、180路、197路、217路、308

  • 鄭州奧體中心智慧化游泳館擁有標準10道50米競賽池
    鄭州奧體中心智慧化游泳館擁有標

    4月10日,記者從省體育局了解到,為豐富鄭州市民的健身休閑生活,鄭州奧體中心智慧化游泳館將于2022年5月擇期開館。鄭州奧體中心游泳館位于

  • 成都青城山今年清明假期搜索量環比上漲284%
    成都青城山今年清明假期搜索量環

    4月5日,同程旅行發布的《2022清明假期旅行消費數據報告》顯示,清明小長假本地游成為主流,異地出行主要集中在各大城市群內部。本地游市場

  • 西安秦嶺野生動物園客源七成以上是陜西省內游客
    西安秦嶺野生動物園客源七成以上

    春和景明,花開錦繡,正是踏青好時節。清明假期西安秦嶺野生動物園以打開春天 用微笑點燃你的荷爾&lsquo;萌&rsquo;為主題的特色線上、線下

  • 清明北京11家市屬公園和園林博物館共接待游客142.23萬人
    清明北京11家市屬公園和園林博物

    北京青年報記者從市公園管理中心獲悉,清明假期,11家市屬公園和中國園林博物館共接待游客142 23萬人次,同比減少13 42%,游園體驗感舒適度

  • 2022年清明小長假本地出行訂單占比高達91.3%
    2022年清明小長假本地出行訂單占

    清明小長假剛剛結束,出門賞花和返鄉祭祖的人們也紛紛踏上歸途。昨天,各大OTA發布旅行消費數據報告,對清明假期的旅行消費市場進行了分析

  • 清明小長假洛陽王城公園推出豐富多彩的游園活動
    清明小長假洛陽王城公園推出豐富

    清明小長假即將到來,春光美,天氣宜,何不來一次賞花之旅?日前,王城公園溫控牡丹已成片開放,為豐富游客游園體驗,該園還將在清明小長假

  • 南京歡樂谷4月3日起恢復開園 室內場館暫不對外開放
    南京歡樂谷4月3日起恢復開園 室

    清明假期南京有哪些景區可以踏青游玩?景區防疫政策是什么?記者為您來打探,希望大家在草長鶯飛的美好春光里度過一個安全又輕松愉快的假期。

  • 2022清明小長假河南最全“賞花地圖”發布
    2022清明小長假河南最全“賞花地

    人間芳菲四月天,春和風暖惜華年。萬物可愛時,盛景正清明。你好,四月!清明小長假即將到來,疫情之下你是否正發愁去哪玩好呢?其實,不必遠

  • 清明節假期陜西省圖書館開放時間是什么時候?
    清明節假期陜西省圖書館開放時間

    3月31日,記者從省圖了解到,4月3日至5日清明節假期省圖書館不閉館。據悉,4月5日當天開放時間為9:00—17:00,其余開放時間為9:00—19:30。

娛樂LOVE

精彩推送

平博88